原文:灰鸽叔叔

1

昨天聊了几句《我的县长父亲》,后来发现不少媒体也做了跟进。

当然也带来了新的困扰。站在创作的角度,比较公允的评价是“文笔一般,内容朴实,有思政作用,配得上这次征文的奖项”,但好多媒体似乎用力过猛,把它朝“值得学习、难得一见、网友感动落泪”上引了。

也没必要。

倒是有一条网友评论,我看完后忘记截屏,晚上一下子找不到了,但越想越有意思。大概的内容是:

“举办公开的征文活动,就应该拒绝领导子女参加,或者在文中不可暗示自己领导子女的身份,以示公平”

听起来很有道理。跟中考、高考似的,考生不得在作文中透露自己所在学校和姓名。

但后来越想越不对劲。

2

为什么不对劲?因为中考高考的作文题是命题的,而命题本身,就决定了“透露身份”的必要性——

在这种要求下,考生的爸爸叫什么名字,在什么学校就读,很难成为“必载要素”,要是硬写,确实可能是有所图的“暗号”。

但征文常常是开放的,充其量是一个大主题。尤其是一些纪念类的,具体的人名、地名都是很重要的素材。如果是亲历者,他的表述肯定更直接、更真实。

这是优势,是不值得避讳的。如果有评比,还要看表达得好不好,艺术性强不强,共鸣感够不够,能不能把“优势”转化为“胜势”。同样是造桥,造桥工人有造桥工人的优势,他可以回忆自己的汗水与辛劳;市长也有市长的优势,它可以回忆当初自己拍板时的纠结与勇气……

说“市长不能参加”,其实是奇怪的。这相当于默认“评委获悉身份后,会予以特殊照顾”,默认“只要市长参赛,那工人就没法获奖了”——“禁止领导子女参赛”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2022-10-01T01:10:43.png

这就坐实了“特殊照顾”,坐实了领导子女“异于常人”,坐实了如果干部们参赛,那奖项排名就得按照领导官职来。

这事儿可能存在。但它不值得倡导,也不应该成为“规矩”。把“领导子女”摘出去,看上去好像是公平了,维护了参赛者的权益,但实际上就认同了潜规则的合理性。

“他们果然是不一样的”,对吧。

3

还有一个挺个人趣味的点:

我还是挺希望领导子女、亲属多写点儿东西的

理由太多了。

一方面,领导子女写写家人,挺好的事儿,给公众展现一个更多元的干部形象。合格的干部,更生动,更具人格魅力;落马的干部,也有警示意义。好人和坏人的定义,也可以更立体一些。莱温斯基还能写《我的爱情》呢。

现在关于领导的文章,太脸谱化了,都脱离人的本质了。前一天还高瞻远瞩呢,后一天就十恶不赦了。要么讲神话,要么讲鬼话,就是很少讲人话。你要翻翻县一级村一级的新闻,村长也在“强调指出”“高屋建瓴”“铿锵的声音令人振奋”……

都到村一级了,还在“高屋”,那房门在哪里呢?

领导子女或许可以突破这样的表达封锁,至少可能性比记者大一点。

另一方面,我确实也想鼓励领导子女多表达。直接点说,如果贾浅浅没有写诗,周公子没有晒朋友圈,老百姓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,具备怎样的才能吗?他们会因此进不了体制吗?如果他们需要发表一些内容,秘书或者供应商帮一下忙,你能发现吗?

过去一段时间,人们解决问题的方向居然是倡导这些人“闷声大发财”,啧,这种妥协太让权力喜悦了。他们也不用去证明自己行不行,原来“不跟你们一起玩儿”就是成功,就是胜利。

我个人不喜欢这样的胜利。我甚至希望这些人成为社交平台上的活跃者,在公众的审视和评论之中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我们要鼓励他们不断表达——

不管是增加我们的崇敬也好,增加我们的反感也罢,那都是我们看见另一个世界的小小窗口,不要轻易地关上它。

关上它,绝不是公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