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DN Space
Learn Skills ,Record Life
CDN Space

转载 | 独立院校转设之我见

从政策实行始就关注独立院校转设,也有朋友此刻正身处漩涡中,我借此得以窥见一隅,并有幸更长时间的思考。无意做理中客,但此刻不缺一个愤怒的人,如果你愿意阅读下去,我想恳切的聊聊这件事,请务必心平气和。
独立学院是特殊时期的产物,中国一段时期内教育财政紧张,公办大学允许民办院校以本校名义办学,用低分数+名校吸引学生,高学费则有一部分回流到本校。甚至在06-09年,独立院校没有独立发证权,学生拿到的是母体学校的毕业证。某种意义上说,独立学院之始靠此招揽学生,各大院校以此缓解资金压力,一时间“独立”遍地开花。转设撤设是大势所趋,又撞上发展职业教育的档口,也就有了现在所谓的“本升专”。
学生考过了本科线并且选择了本科院校,然后被告知将失去本科身份。这不仅是大专听起来没那么“体面”,更多的是将在考研、考公、就业中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门槛和歧视。我知道在人均清北华五,至少家里三套房的诸君眼里,民办三本和专科没什么区别,但你们是社会1%的幸运儿,“本升专”的笑谈落在多少学生和家庭身上是不可接受的,能和学生共情是讨论问题的基础。
但同时,我们应当试图探求矛盾的实质。据我所知,转设院校的解决方案大致有二:1.成为独立的民办院校。2.成为新的公办院校。在后者中又分合并、职业大学、公立本科几种。因为大政策当前,公办的名额是卡死的,这背后又牵扯到政策和财政问题。假使可以通过暴力抗争取得一个名额,就可能有另一所学校的学生失去了这个名额。就像高考一样,怎么样都有98%的学生考不上985,宏观层面上来说,多一个幸运的学生发挥超常,就意味着有一个倒霉的被挤下去。
而成为独立的民办本科,要求有民间资本出资收购学校,当前形势下是僧多粥少,一大批学校突然集中撤设,但找不出一大批资本接盘。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南师中北的朋友们通过血的抗争,但也只能获得一个“暂停”而不是“终止”,有意向进军高等教育的大企业不可能凭空从土里长出来,卡死的名额和财政预算也不可能凭空多出来,独立院校迟早要消失在新中国的教育史中,如果找不到新的河道,那么无论如何大河都会滚滚向前。
仅以我所知的为例,我朋友就学于浙江某大学的下属独立院校。通过她我了解到的情况是,浙江省有七所院校将面临转设撤设,但仅有杭州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转为民办(桐庐)杭州商学院,通过民间资本收购的方式保留了本科身份。她所在学校官方至今对问题仍然回避,所做只是派导员和同学逐个约谈安抚,喂定心丸。表态毕业证上会有学校名称,但没有承诺学位证和学信网的身份问题,等于只给纸面凭证而无根本保证,这对学生利益是极大的损害,难以服众。学生对此不满,多次和校方抗议无果后,最后演变为家长学生一起在校门外示威。
因此,我认为最基础、最核心的要求,是保留在转设之前入校的所有学生,包括毕业生在内的全日制本科身份。如何绕开政策和财政难以变动的现状和保障原本学位的合法权利,解决方案应该建立在这二者之上。学生一定要明确自身的底线和根本诉求,一切解决方案都应在此基础之上讨论,以免问题被带入其他恶臭的漩涡泥潭。
而把话题引向学历歧视问题非蠢既坏,给目前仍然身处囹圄的学生们扣上一个“看不起专科”的大帽子,思想改变非朝夕之功,空喊“平等”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当下最重要的是维护可能被侵害的合法权益。
相应,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莫过于,年轻的学子们为切身利益勇敢的挺身站出,但现实却没有得到任何改变。更大可不必盲目把这次比作四五事件乃至五四运动,我们作为助推者和旁观者,仅出于私人情感,放任自己沉湎于戏剧性的场面,将事件赋予殉道式的悲情有害无益。为了自身需求站出来是不是什么“降低格调”的事,我看到一些言论,仿佛不唱国际歌、不为解放全人类就没有资格走上街头。事实是,中国的制度,特别是治理改革依然任重道远,如果今天我们为这件事发声呐喊,最后得到了较为稳妥的解决,而免于因为学生和street politics极不稳定的流动性走向混乱,这未必不能为建立起一条稳定通路积累经验。
如果讲到这里,你仍然愿意阅读下去,那我们大可以讨论由转设衍生的更多。我初次了解转设是在去年,因为本地一所有着22年历史,8000多名在校师生独立院校被合并给了另一所国企下属的专科,由此引发了风波。
但我们且抛开其他不谈,只讨论两所院校本身,如果没有背景家庭的加成,该独立院校一般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不如该专科的优秀毕业生。前者本校的学生都在本地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就业难,何况下属的独立院校,非常容易被卡学历。但后者中的部分学生可以直升国企,成为一线工程师。在我们这个三线城市里拿到一份5k的月薪,并且有福利保障。当然,这是特殊情况,孤证不立,中国有这样背景的专科学校是凤毛麟角。我仅要表达的是,发展专科并非一条只能画饼的死路,对矛盾重重的现状而言充满可能性和诱惑力,如果能抄好欧美的作业,将是未来给社会这口高压锅松气的一大法门。
有时候不免会疑惑,中国真的需要那么多的二本b类乃至普本开设基础学科么?培养这么多未必有兴趣、只是稀里糊涂的被录取的学生,四年后面对门槛日益水涨船高,恶性竞争激烈的社会几乎手无寸铁,过程中是对教育和人力的双重资源浪费。我们的社会一面高度缺乏技术人才,一面对技术人才充满歧视;一面是许多必要岗位面临用工荒,一面是我身边的985本科硕士被卡学历。
曾不止一次开玩笑,说深圳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专(毫无对深大和深大学子不敬的意思)而是说,大学的一大职能是发展学术、培养学术人才。但深大反其道而行之,以极高程度的就业导向闻名,教育和行业无缝衔接,反倒成为了中国最好的普本,学生在拥有极高的就业竞争力。深圳正在进行着关于学术和技术、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实验,南科和深职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如果以上提到的三所院校或多或少背靠大树,有赖强大的地市财政,通过钞能力和打激素才能站稳脚跟。但既然有一定的实验性质,能从中获得经验便是极大收获。我真诚希望,能率先在优势产业的地区整合资源,有配套产业的地区培养配套人才,有一天职业教育发生根本改变。
想要改变社会对专科的偏见和种种客观存在的歧视,喊口号贴标语毫无意义且不会带来任何改观。对专科的歧视难道来自职教的性质吗?学历歧视的金字塔细化到了华五对985、重本到普本,重要的是能够进行本科和专科两轨并行的教育制度。职业教育的核心在培养能够直接接轨技术岗位的院校,而非把专科变成本科的下游接盘。什么时候中国有一批收分高于二本乃至一本,学生拥有高素质和竞争力的,能够培养真正的技术型人才的职业大学出现。对职教和专科的歧视自然消弭无形。
但美好前景的当下是一地鸡毛,改革的实质首先是破坏。甚至可以猜测,不是没有地方安顿独立院校,所以不得已合并成专科,而是现在需要职业大学才要拆掉这些独立院校。如果以上成立,那么这和历史上无数故事无异,将成为一段新的“阵痛”。拿血当润滑油是尾大不掉的壮士断腕,但这种不得已时的高昂补救不应成为惯性。
独立院校大可以作为一块样本,其中折射的是几十年改革历程中的尘与光。而今时过境迁,高等教育从需求缺口变成过饱和,独立院校也散尽被诟病为“有钱人买学历”的尘埃,变成了一所所真正规模和能力兼具的院校。最初的问题已不存在,答案也随之变成了新的问题。如果说独立院校之起始折射的是改革狂飙中的没有办法想办法,那么今天要如何给独立院校划上一个句号,则是对踽踽独行四十年的另一种检验。
截止此文的尾声,刚得知了南京将暂停转设工作,浙江教育厅也出台了红头文件。很高兴看到如此多的青年记挂着未曾谋面的朋辈,能尽己所能地支援,无论出于公理还是热忱。但我想,这不妨碍我们认清现实困境,更理性思考和发声。愤怒常使人大步前进,而平静的愤怒常比歇斯底里更有力一些。
今天,2021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落下帷幕。此刻一千多万考生里的大部分,在即将步入的高等教育的一端上或狂欢、或忧虑;与此同时,在高等教育的的另一端上,数万浙江和江苏的独立院校在校生,面对眼前突来的迷雾或迷茫、或愤怒。
我虔信明天会更好,因为我们会创造更好的明天。

转自QQ空间,作者:芥末蘸薯条4.0

赞赏

CDN

文章作者

发表评论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CDN Space

转载 | 独立院校转设之我见
从政策实行始就关注独立院校转设,也有朋友此刻正身处漩涡中,我借此得以窥见一隅,并有幸更长时间的思考。无意做理中客,但此刻不缺一个愤怒的人,如果你愿意阅读下去,我想恳切的聊聊这…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1-06-09